光羡

-伏鶴司-:

摸了几条鱼,,,画了很久……顺便p5清华真的没在指冰秋辣(ಡωಡ) hhhhhhhhhh

字如其人,丑的哭泣(ಥ_ಥ)

#漠尚 大王想要(考)上清华

-伏鶴司-:

漠尚那么可爱那么好吃和冰秋一样棒为什么产粮那么少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1.
         在说表达爱意可以用“揍三顿”来表示的时候,漠北君被叫停了,哪有人舍得打喜欢的人还是三顿啊……!
         但漠北君偏不是凡人那,常人体温高,他体温低;常人爱说笑,他冷若冰霜;当然了,常人爱赠情郎三支玫瑰,他却爱把情郎揍三揍。
         不过也不知道是从那一次揍尚清华开始,漠北君就把这种行为定义成“表达自己的爱恋”了。


2.
         尚清华觉得对男人装可怜装可爱就能博得倾心,于是便这么教了洛冰河。


………………


         “大王饶命啊啊啊啊啊,我不敢了不敢了……您别打我了……(ಥ ^ ಥ;)”
         “大王……您看我好几天没睡床了,腰好疼嘤嘤嘤。”
         “呜呜呜呜呜大王!我愿意跟随您一生一世的,我很有用,您留下我QAQ”


         想起过往种种,那一点不像在装可怜啊…也很可爱,不错,这法子果真是有用的。漠北君很满意的敲了敲他天灵盖,原来他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小心思。(?)


        
3.
         尚清华明明可以回去现世了,可却犹豫半天了。常理来说不应该当机立断吗?说是说后悔了好几次了,终究也还是没能点成那个按钮。
         “要是我不在了,大王一个人该寂寞冷死了。”
         就当是做朋友义气到底……让他余生没那么无聊吧。


         那天漠北君挥走他身上的凉气时,一瞬间归体的温度扑涌全身,尚清华向漠北君投去一个眼神,也不知漠北君从中揣摩了些什么。
          “这么多年大腿不放开,今儿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大王果然把我当好手下~”


         漠北君视线紧箍着尚清华,不过只是怕他太冷受不住,就一溜烟儿从身边跑不在了。


4.
         尚清华被凛光君抽了那一嘴巴以后,才觉得大王实在温柔到打不死蚂蚁……要真用了劲怕是半边脸早被削掉了。
         那之后他的脸肿了好几天,不过漠北君不知道,因为他跑了,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让漠北君从脑门心儿里冒火,整个北疆连云都给冻上。


         原本还纠结着不辞而别的不好,却好死不死的偏偏给凛光撞上,尚清华本来后悔没果断离开漠北的心情立刻又变回“大王罩我啊啊啊啊啊啊!”了。漠北君当然不会因为他跑了就要他被别人杀死,他的玩意儿犯错了还得他来调教乖,即使要死,也得自己杀。
        把凛光从谷里捞出来,随便砍了两只手,也没取他性命。
        于是后来漠北君再没允许任何人碰过尚清华,下手没个轻重,简直找死!


5.        
        尚清华忽然觉得自己被排外,难过的紧,只好天天跟着漠北君。
         最近几天魔逢就躲,虫逢就飞,回安定峰大家也退避三分……难不成被看成趋炎附势的小人大家都不亲近他了!如此困扰着的尚清华把一切都告诉了大王,因为只有大王不躲他……只有大王绝对不会怕他咯。


         “无妨。”


         他凉凉的无名指弯着从他下巴搔过,既没抬起脸庞的高度,也没多加流连,只是唇角似有似无坏笑了一瞬,便移步走了。


         大家当然要躲了,为了保证傻逼尚清华在没有大王的情况下不被任何东西伤害,周身被漠北君围了个薄薄圆圆的冰球,谁摸谁冻死,也就尚清华自己不知道也看不见而已咯。
       
        


   
打飞机菊苣开车了!!退散!!!


•“大王~”
       尚清华抱上漠北君大腿,不是一往求饶的态度。
  
        “怎么了。”


        漠北低眼看他,尚清华左手顺着右腰划再到左边,亲吻了手旁的玉佩,半含着它说:“肏我啊~”


…………………………


好了没了,开完了。真好吃。
你说你没看到?????!!!!他们明明干了个爽啊!!

#冰秋#忘羡 我回来了,欢迎回家♥(中)

-伏鶴司-:

•前文戳标签“我回来了♥”
•现pa
•魔道渣反混合,慎戳
• 到写园林那一小段有一点参考《苏州园林》
•两个小受互相比老攻(不
•我想飙车,没有驾照……
————————————————


       沈清秋感觉自己徒儿不对劲,闷闷不乐的,修仙修这么久了,就是没修好心性,一有事便一览无余。
        “洛兄,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我们来打扰到你了?”
        魏无羡问道。
        “不会,冰河很乖的。”
        ……沈兄,你这话说的怎么跟评价一条宠物狗似的?
        “嗯……徒儿听师尊的。魏先生蓝先生,你们多吃点。”


        看师尊穿单薄的泳裤,露出玉白的半身和光洁修长的腿、和师尊在海岸边阳伞下耳鬓厮磨、躲在礁石后面对师尊做些越矩的事情、搂着师尊在酒店的阳台喂他吃早餐,磨蹭好久……还有从来没尝试过的海水play!特特特……特别刺激(⁄ ⁄•⁄⁄•⁄ ⁄)……
   
         不过也就想想了。有外人在,怎么能这么放肆……主角心碎度:10000


    
         “谁给你说我们要去海边了?”
         到酒店整理行李的沈清秋看着箱里一堆各色泳裤,一脸疑惑的看向洛冰河。
        洛冰河浑身低气压的坐在床上看手机,压根不理他。
        “冰河……怎么了?”
        “主角怒气值:+100”
        是10.0.03.005版的系统君,她一直在,给沈清秋省了不少麻烦,超智能读冰机让他能随时很轻松的搞定洛冰河,现在也不用管什么爽不爽度了,事后让洛冰河摸摸就全赚回来了。
        “好好的生什么气,苏州很好玩儿的。那些阁楼庭院多雅致。”
         “呵,哪有师尊生的雅致。而且,竹舍最好看!”
         “我知道你只想单独和我一起,但是那两个人也是我的好朋友你不用介意什么。”
         “这么说,我能拖着他们的时间磨磨蹭蹭的给师尊喂早餐、在阁楼里悄悄对师尊上下其手或者在阳台上和师尊行房了吗?”


        洛冰河明显在气他,沈清秋听的老脸一红:“混小子……没规矩!走了,喜不喜欢来都来了,还是随我去看看!”


        “我累了,要睡觉。师尊你自己去玩。”
        “扫什么兴!”


        “起来,别闹了,要是我出什么危险怎么办?”


        洛冰河还不理他,翻进被窝闭眼就睡。
        沈清秋差点就要拉他,结果最终外套一扔,甚是不快的出去了。


        沈清秋到大厅,便看见魏无羡在喂蓝忘记吃冰淇淋,显然他不太喜欢的,但却还是服服帖帖的吃了……有几分像洛……像个鬼人家可是姑苏蓝氏正经高端仙人孤傲含光君,这叫只对媳妇一个人好,懂不懂。


         “诶,洛兄呢?”
         “别管他,我们走吧。”
       
         魏无羡和沈清秋并排走着,羡羡手里抓着糖葫芦沈清秋手里端着奶盖茶,蓝忘机走在他们后一点,两个人聊的很开心。
        “诶,清秋,问你一个秘密。”
        羡羡朝蓝忘机挥挥手,像是不要男朋友听闺蜜间讲悄悄话。
        “你和你徒弟,哪个在上边?”
        “噗——”
        沈清秋差点一口老茶吐出来。
        “我,我们是师徒……”
        “啧,别装了,我还叫蓝湛二哥哥呢。”
        “洛冰河……在上面……”
        沈清秋越说越小声,似乎特别不好意思。
        “哇,看他呆萌呆萌娇滴滴的样子还以为你压他呢。不过忠犬攻挺好的,我家蓝湛就是个闷骚,闭嘴认真干事的那种……话也不说,但是很会撩,对我也特别特别好,还有……”
         “好啦……别说了……”
         “喔对,嘿,我忘了你脸皮薄。为了表示歉意等下我和蓝湛合奏春山恨给你听怎么样?”
         沈清秋脸一霎红了,睁大眼睛看魏无羡满脸狡黠笑容。
         “哇蓝湛清秋秋要打我哈哈哈!”
         无奈极了,沈清秋气急的一笑,指了指他,羡羡吃掉最后一颗山楂才跑回来,拉链折射的光闪了沈清秋一下,他又佯做要打他的样子,闹闹腾腾才终到了一处园林。


        园林里都设有假山和池沼,设计师别出心裁,好像比别处的更好看些。春夏秋冬来看景致都不一般,这时候正是能看“鱼戏莲叶间”的时节,等到夏日莲花再开了,那更是美之至。透过每间房镂空的窗花都能看见一副画,羡羡只顾拉着清秋跑出去坐上美人靠,自是留给蓝忘机一副美景与美人,忍不住拍摄下来,不禁想起曾经在云深不知处时给魏无羡穿上白衣,坐在亭子里等他共饮茶水的日子。


         “我看看。”
         羡羡跑进屋里看蓝湛给他们俩拍的图片,连连称好,自家大白菜果然做什么都能做好。
         “给清秋单独拍一个。”
         “嗯?”
         “洛兄没来嘛,大概是闹什么矛盾了。”


         沈清秋这天穿的朴素清淡,是那种汉服改良的服装。苏州园林挺特殊的,会让他想起曾经的清静峰和幻花宫,所以特意穿的古朴把头发扎成以前常盘的发式想和洛冰河一起留个影,念念旧。美人靠外边是一片竹群,中间潭水,亭台轩榭围绕,一条小桥伸出去,竹叶间斟酌着光影,恰到好处洒在沈清秋身上,竟衬的他有几丝忧虑。虽然此处与竹舍无几处相似沈清秋也看的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沈清秋点点头。
         “嗯……这儿和云深不知处很像,我也想到好多已经过去几千年的事情了。比如翻云深不知处的墙调戏蓝湛喝天子笑、抄他们三千条家规、参加他们家宴把老启仁气的发蓝……哈哈哈。”
         “那倒很有意思,洛冰河记事也牢,可我却总记不住……也就有几个印象特别深,都是要死的时候事……”
         “我们那时候不就是要死的事儿多嘛,也是要死了才晓得自己那么喜欢对方。”
        沈清秋又点点头,想起酒店里那个洛冰河没羞没躁的闹小脾气的家伙心里就来火。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蓝忘机魏无羡!谁像他那么不识时务。
         “所以回去哄哄洛兄,都是生死之交处的海枯石烂了还吵什么架。”
         “你怎么知道他和我闹脾气。”
         魏无羡皱皱眉头,摆摆手
         “都一个德行一个德行!能看不出来嘛。”


         洛冰河缩在被窝里吧嗒吧嗒掉眼泪,他的师尊居然真的走了,落了他一天,也不打电话问他吃没吃饭,这么晚了都还没回来。
        师尊不会,为此不要他了吧……!
        “呜……师尊……”


        “主角心碎度:+6000”
        沈清秋和忘羡吃着饭,身边堆了几袋特产,脑里突然响起系统君的声音。
        “他怎么了?”
        “师尊不要他了嘤嘤嘤。”
        “……”


…………………………


        沈清秋推开门,洛冰河一听到声响立刻弹起来了,眼圈红肿,刚哭过。
        还真哭了,沈清秋心想。
        “……把你宠坏了都!”
        他坐到洛冰河身边去,像摸金毛一样狠狠摸他的头,不忍心斥诉他。
         “我还以为……师尊又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苏州有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你偏要气我,难不成来这趟就是为了陪你睡觉?”
         “我错了师尊……我,我没想气你的……”
         洛冰河眼泪汪汪的看向沈清秋。
         “我只是想和师尊亲近…想看师尊在水里的样子,结果都破灭了……一下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说了混话…”
         “……给你说了不用忌惮!明天别再扫兴,听到没有!”
         “好…我错了………我听师尊的。”
         他们对视了一阵,洛冰河慢慢靠近他,最后一下擒住他的双唇,啃咬亲吻,气喘吁吁。
         分开的时候洛冰河眼里还含着泪光,但这次是开心到哭。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满足的笑了笑说:“师尊的嘴真好吃!”


         “师尊……我饿了。”


         “你不会没吃午饭吧?!”


         洛冰河点点头。
         震惊!居家冰妹失去师尊竟一同失去自理能力!


         “你傻不傻!”
         手里没有折扇,沈清秋徒手抽了他一脑门。
        “罚你今天气我,先去阳台把事儿办了才准吃!我给你带了。”
         洛冰河睁大眼睛,似乎见鬼了。
         而沈清秋则一脸傲娇的开始脱衣服。
         “师,师尊……我只是说着玩儿的!”
         “过来,免得你疑神疑鬼。满足你。”
         他拉起半边窗帘,便裸身靠在上面。


         …………………………


         “师尊……师尊……师尊……!”
         “嗯……冰河……”
         沈清秋感觉自己ooc了,还挺严重的……虽然洛冰河技术见涨不会把他弄得要死不活甚至有点舒服,但他还是后悔了……靠这套马是阳台啊!另外半边玻璃没关也没拉窗帘啊!给人家听到了看到了怎么办啊!隔壁就是两个好友啊!站上阳台就能看见他们了吧!!!!


         “好……好了冰河……为师不行了……受不了了……”
         “师尊,对不起……再一会儿…”
         “啊……!你轻点儿…——啊!”
         沈清秋一边看向隔壁的阳台,一边被洛冰河弄的仙仙欲死。
         “师尊!专心看着我!”
         结果被狠狠掰过头来擒住接吻,身下一记猛顶……


          “蓝湛,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阳台那边。”
          “我去看看。”


          “啊——~”


          蓝忘机刚一拉开玻璃门,正好沈清秋被送上高潮。“啪”的一声又给关上了。


         “怎么了?”
         “没什么。魏婴,我们该干什么了?”
         魏无羡满脸黑线,出来旅游,你能不能让我歇歇……
        
         本来就要结束去吃饭了,虽然吃了师尊他没之前那么迫切,结果他掏出手机一看魏无羡发来的照片:师尊靠在美人靠!便又把师尊压上床,这回他拉好窗帘拉好门还关了灯,毫不懈怠的再来了“几次”……


         “主角爽度:*@;$7王9去(~;)':~,抱歉,因数值太大,无法计算。”
        
        

#冰秋(#忘羡) 我回來了,欢迎回家♥(上)

-伏鶴司-:

•现代paro
•混合魔道#忘羡请注意
•冰秋忘羡一锅炖那个爽的


这章只有一句话魔道,占tag抱歉


开头那里其实是我每天迎接我妈咪回家的真实写照……感觉真好!!每次都会大嚎“妈咪!!!!!!!!!!muamuamuamuamua”然后被她拖走……
——————————————————


       “我回来了。”


       沈清秋还没伸手,西装外套就从他身上下来了。刚刚乘电梯上楼,正在门前掏钥匙,就能听见里边“咚咚咚——”的地震声……他家大型徒(quan)听见他脚步声了,来给他开门的。


        “欢迎回来♥!”
        褪下沈清秋的西装,洛冰河环住他的腰狠狠的抱了他一下,感觉很暖和,阳光把沈清秋晒得温温的,家里进不了光所以他整个人都有点冷。


         “好啦好啦别粘着我,累的很。”
         “muamuamuamua师尊——”
         今天沈清秋难得忙碌,累的不行,一面向房间里走,一面拖着这个粘人的家伙。他都记不得两个人在一起到底有几十个世纪了,洛冰河却仍然不改那个性格……不对,应该是变本加厉。
         但沈清秋真的很累,真的需要休息。
         “好了,冰河乖。你再这样,我等会不理你。”
         洛冰河识相的松开他,换得一个特别爽的摸头,回厨房把剩下没做好的食物加工。


         “冰河,你想旅游吗?”
         今天的爱心料理也十分美味,爱徒的饭菜从东方料理做到西方菜式,冰哥在手天下我有的那种感觉。考虑到徒弟辛苦了这么久,也没带他好好去玩过,便这么问了。
         “旅游?师尊想去哪里玩,我帮你安排。”
         “不用,要是想去就直接走。”
        
         洛冰河两眼放光,自己和师尊的二人之旅就要开始了。


         第二天洛冰河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准备了。沈清秋的工作闲忙不定,只要在办公室里坐够八小时,有事务就插插手手,没事就养生,只是绝对不能随便翘班……否则一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不过,应该能看出来,洛冰河更闲。人家仙界做君上,人界做皇帝,现下不当国家总统,也得安安逸逸的当个大老板啊什么的是吧,人家厉害着呢,机关算不尽我也不知道他干啥了,躺在家里就能大把赚钱养媳妇……咳,师尊!


        今天沈清秋提前回家了,洛冰河超开心的从房间里出来想给师尊一个壁咚顺便报告自己已经收拾好了旅行需要的东西。可撒娇模式还没完全开启,他就瞧见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和自己师尊一样老古板不肯剪掉自己的乌黑秀发,束成马尾,额前绑了一条淡蓝抹额:“卧槽!这不会是修仙同道中人吧!”


         “来冰河,这是蓝忘机,这是魏无羡,我同事。这次出去旅行就是和他们一起。”
         “这位就是洛兄?你好,常听清秋提起你呢!”


        洛冰河脸一阵红一阵蓝,听到“清秋”蓝了,听到师尊常提起他又红了,想到和“他们一起”又更蓝了!


         “师尊不是说……只有我们俩个吗?”
         “别乱讲话!做饭去,清淡的。”


         大黑莲一瞬间蔫了一半,沈清秋没多管他,去陪忘羡喝茶聊天了。

#冰秋 夢

-伏鶴司-:

•什麼ooc,我已經初級了,可以ooc。不聽


告訴我,冰秋,一點都不冷……


——————————————————
         沈清秋捧著畫本,熏著糕點的甜波,大白天的就這麽微微頷首睡著了。


         眼下一沉,旋即又明亮起來,他便知道自己大白天打盹卻又不幸被孽徒騷擾夢境了。
        尋了老半天,卻也沒見著洛冰河,覺得奇怪,四下亂晃,近了竹舍。
        那裏自然不會有個打盹的自己在石桌旁,倒是看見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副洛冰河覺得最幸福最溫馨的場面:


         “冰河,再不認真練功為師不理你了。 ”
         “徒兒跑完十圈腿軟……師尊原諒我……”
         沈清秋拉著他尚還有些稚嫩的雙手,對方濯清漣而不妖的大眼睛望著他,沉沉眼皮答應了。沈清秋記得當時自己滿心都是槽,那個臉孔更是明顯的一比,幸好洛冰河還小看不出來這麽深奧的東西。不過現下再回憶起來不自覺卻染上了笑意。


         沈清秋搖著白扇,好整以暇的觀看,反正閑的不行。沒一會就回去屋子裏,洛冰河繞去了廚房。


         “師尊!”
         再出來就儼然是個大孩子的模樣,可端著蝦仁粥一臉“等下一定要師尊誇我”的表情就知道他只是個子大了卻仍是朵沒長大的白蓮花……


         等一下……!現在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


         “好吃……嗯,不錯。冰河越來越厲害了,真乖。”
         一大只洛冰河低下頭來送到師尊掌心里,一派和♂谐的 。


         哎喲天,不看了不看了,自己親手斷送一個根正苗紅好少年的過去還是不要看了不要看了。
         一路他瞧見好多過去的事情,有的他還記得牢,   有的他不卻忘了,洛冰河總是前前後後裏裏外外     的叫他“師尊”,大大小小的洛冰河都讓他很是懷念,卻也心生愧疚……那時候只想著“抱男主大腿避免被削人棍”的心思,也不知道真心好是有幾分。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不說10分也是9分,雖然他才不肯承認。


        真是卒不及防被餵一口雞湯。


         這麽久了還是沒碰見現在的洛冰河,沈清秋心裏也就奇怪了一秒。
    
         沈清秋下了山,過了街,打了哈欠,居然還沒睡醒。快無聊死了的時候,他走到了陰森森的幻花宮,這副氣派他一見便知現下的幻花宮怕已經是洛冰河掌手了。依舊記得他那副冷冰冰開掛的實力,哆嗦一下轉身便走……
         那,現在去哪兒呢?


            “師尊……”


         最終他還是進去了,簡直自找苦吃,自虐小心心!
      
        靠近一處寢殿,洛冰河溫柔到死一大片少女的聲音被沈清秋聽到了,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早習慣了這種含情脈脈。
         這麽和諧,莫不是這會兒已經在打倒大魔王之後了……?怎麼不記得有这一茬。他給窗戶紙戳開個洞,就看清裏面了。


         “徒兒剛服侍您沐浴完,現在該午睡了,師尊要不要穿衣服?”


         “沈清秋”木然,雙眼緊閉,嘴角下墜,毫無生人之態……這不正是他自爆死了的時候嗎!……洛冰河你個大變態問一個死人要不要穿衣……


         “師尊不回答我,那就是不穿了。”


         啊靠靠靠靠靠靠!


         “徒兒服侍的您還舒服?”
          洛冰河指尖劃過“沈清秋”的胸背,褪去里衣后讓他背靠在自己懷裏,揉了揉肩做起按摩。當真,若不是沈清秋知道自己是死了,這副氣色紅潤的空殼被伺候的如此周到,還是十分具有欺騙性的。
    
         “您都舒服得懶得理徒兒了?”


         “那好吧,師尊摸摸我的頭怎麽樣?”


        前腳還“靠靠靠”,後腳就說不出話了。沈清秋自嘲自己真是個軟柿心,即使被洛冰河扒拉個精光,卻為此情此景實感心酸,明明是蓋世帝尊,眼角卻充滿愁雲慘淡的跟個屍體自言自語、依依不舍,雖然有點變態畢竟也是自己害的……
         沈清秋明明沒經歷這些,怎麽會夢到呢?他倒不是因為這個異常要走,只是莫名看不得洛冰河那個樣子。


         洛冰河把“沈清秋”的手放到自己脑袋顶上磨蹭,下巴抵著“沈清秋”像只小貓咪一樣舒服到要呼嚕呼嚕叫出來。也許是太沉醉不小心松了手,頭頂的觸感立即消失。洛冰河睜開眼睛,那隻有顏色卻沒有溫度的手掌無力地墜在被子上,剛剛點燃的眼神毫無徵兆的黯淡下去,一如平時那般陰沉灰暗。


         屋裏香烟裊裊,沈清秋一時間覺得看不清發生了什麼……


         “師尊……!師尊……!”
         師尊師尊的,你小子真是纏死人了,又要給我看什麽?


         “師,師……清秋……?——”
         “啊!”
         沈清秋從托着腮的手掌裏滑落,腦門砸上石桌,很響一聲。


         他抬起頭來摸摸卻絲毫不覺得疼,還見怪,就瞧見洛冰河右手上擦破點兒皮。


         “你是傻子嗎,這都要給我擋。”


         洛冰河撅撅嘴,沈清秋抓起他的手施下一小股靈力,擦傷便好了。


         “師尊……這我自己能弄好的。”


         沈清秋棱他一眼,捻了塊點心吃,他才發現自己已經睡醒了。


          “師尊,我看你神色憂鬱眼裏含淚才叫醒你的。夢到什麼委屈事情了?”


         不是你搞得鬼嗎!沈清秋不想多說,免得矯情,草草找事蓋過:


          “你剛剛叫我清秋?”


          “師尊不樂意嗎……?”


         “沒規矩!”
        沈清秋差點被噎到,這小子越來越得寸進尺了真是。算了,我清靜峰峰主不跟他一般計較。


        “來,給為師摸摸。”


        洛冰河大臉一紅,愣了。但很快清醒過來把腦袋奉上。摸著摸著,突然把沈清秋一把抱起側摟在自己懷裏。他搶在沈清秋前面說話:“師尊這樣摸,這樣摸著徒兒更舒服。”


         “小壞蛋,手別在腰上亂探。為師要不是看見你那副失魂落魄求摸摸的樣子,哪會給你空子鑽!”
         洛冰河一下就想到自己成天與師尊屍身同寢的時候,常會拉起師尊的手撫摸自己,卻總是毫無防備失魂落魄的失去師尊的觸感。不過師尊怎麽知道的?


        “別問,讓為師好好摸摸你。”
        “嗯!”


        洛冰河答應的只有那麽清脆甘甜了。
        


       
     

#忘羨 季節十二帖 • 一三月

-伏鶴司-:

•一個十分漫~~~長的連載,每個季度寫三篇……
•靈感來自於林清玄先生的散文,不如說是覺得這十分適合忘羨,擅自改寫了,十分抱歉。


——————————


一月•大寒


        冷盡了,冷空了。


        云下的霜林不滴一點淚,日光穿過冰絲沒有一分雜質。寒氣被推往南,還有一同飄遠致细不可察的琴聲。
         二人只互相依偎取暖,畢竟冷也該到頭了,空也該添綠了。


         含光抓一把正幹路的涼薄,毫無顏色的贈給魏嬰。 喔,這是追戀,急忙染上春的冰,早已迫不及待到無需風推他一把了。


二月•立春


        春氣始至,下弦月是十一日的柒時一分。
        坐在土壤上能聽見種子抽芽的歌聲,或許有些已經流淌著默綠的鮮血了。


         “金鱗台開始閃爍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牡丹施肥呢!”


         “塢旁柳條長出新葉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荷塘清泥呢!”


         “洛水水漲船高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求解許多不知呢……!”


         摘了毛領的魏嬰漫步街頭,一家一家的問完:“那誰來告訴我春天到了呢?”


        “你可以靜看那間書肆窗前玉蘭開了,或是聽二公子呼喚你呀。”
        魏嬰伏牆靜候,果然是春天的聲音。


三月•驚蟄


        有蟲脫殼展角飛出來了,雷鳴著這是驚蟄。


        童年的回憶裏有偷嘗天子笑的得意,爬上雲深不知處牆頭調戲冷冰冰的公子。蠢虫他們剛剛解放的翅膀很有力,緊緊咬住釣他們的彎柳葉攀上來,好奇的很。其實年年都有柳,只是它死去那麽久,忘記了罷。


         躍下冷泉還是冰的要彈起來,魏嬰便只能悄悄的在岸上給他揉揉筋骨,安撫傷痕。
         四千多夜的苦痛過後,藍湛緊緊的抱著他。其實魏嬰年年在心裏,只是死去太久了,這次相擁便別有一番陽春三月的暖意。

#忘羨 季節十二帖 • 一三月

-伏鶴司-:

•一個十分漫~~~長的連載,每個季度寫三篇……
•靈感來自於林清玄先生的散文,不如說是覺得這十分適合忘羨,擅自改寫了,十分抱歉。


——————————


一月•大寒


        冷盡了,冷空了。


        云下的霜林不滴一點淚,日光穿過冰絲沒有一分雜質。寒氣被推往南,還有一同飄遠致细不可察的琴聲。
         二人只互相依偎取暖,畢竟冷也該到頭了,空也該添綠了。


         含光抓一把正幹路的涼薄,毫無顏色的贈給魏嬰。 喔,這是追戀,急忙染上春的冰,早已迫不及待到無需風推他一把了。


二月•立春


        春氣始至,下弦月是十一日的柒時一分。
        坐在土壤上能聽見種子抽芽的歌聲,或許有些已經流淌著默綠的鮮血了。


         “金鱗台開始閃爍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牡丹施肥呢!”


         “塢旁柳條長出新葉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給荷塘清泥呢!”


         “洛水水漲船高的時候,請告訴我。”
         “我忙的很…要求解許多不知呢……!”


         摘了毛領的魏嬰漫步街頭,一家一家的問完:“那誰來告訴我春天到了呢?”


        “你可以靜看那間書肆窗前玉蘭開了,或是聽二公子呼喚你呀。”
        魏嬰伏牆靜候,果然是春天的聲音。


三月•驚蟄


        有蟲脫殼展角飛出來了,雷鳴著這是驚蟄。


        童年的回憶裏有偷嘗天子笑的得意,爬上雲深不知處牆頭調戲冷冰冰的公子。蠢虫他們剛剛解放的翅膀很有力,緊緊咬住釣他們的彎柳葉攀上來,好奇的很。其實年年都有柳,只是它死去那麽久,忘記了罷。


         躍下冷泉還是冰的要彈起來,魏嬰便只能悄悄的在岸上給他揉揉筋骨,安撫傷痕。
         四千多夜的苦痛過後,藍湛緊緊的抱著他。其實魏嬰年年在心裏,只是死去太久了,這次相擁便別有一番陽春三月的暖意。

#狗崽 狐崽养成计划(上)

-伏鶴司-:

•前文戳标签“狐崽养成计划”
好,狗崽真的好


————————————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即使已经入春,可晴明的阴阳寮里仍然会扎进冰凌似的风。召唤室里黑漆漆的,铜风铃不时“叮——叮——”响几下,源博雅端着一只蜡烛,二人脸上都投下很深的阴影,烛火不安的晃动着,但很快,他们走到了那个邪恶的神秘法阵前。


         “博雅……时间到了吗……?”
         源博雅转过头来凝重的看了晴明一眼,握了握手里的怀表,离0点还有半分钟,他缓缓点了点头。
         “你——有——多——想——开——茨——木——QQ牛力自由!!”
         晴明边画符咒边念着咒语,阵法闪过一阵强光,0点的那一瞬,阵法生效了……一定要是大天狗!大天狗!博雅和晴明心中崩紧,眼睛睁的浑圆——是……!——


          ——啊,原来是觉哦。
          “QQ牛力自由!”——是青蛙瓷器
          “QQ牛力自由!”——是管狐
          “QQ牛力自由!”——是独眼小僧


……………………………………


          “呼呼呼呼……”
          抽到第八张的时候,晴明感觉自己累极了,耗费了太多灵力,召唤了一堆兔子青蛙狐狸的……连狗毛都没有。
         “怎么办……连一个sr都没有,这样不行啊,抽不到大天狗的……”
         两人决定歇一歇再继续,只有两次机会了……!
        


         妖狐一个人呆在庭院里,扫地工都有个伴儿,毫无声息的撒个狗粮,妖狐气的直跺脚。他看着天上那轮又圆又大的月亮,抚摸着自己精致柔软的尾巴,如此珍宝竟被一个人扔在这儿,简直暴殄天物!


         “唉……好想要个小姐姐啊,青行灯那样有点高贵气质又美丽健谈的最好……嘿,扫地的,你说小生好不好看?配不配得上那种清冷的ssr?”
         扫地工点点头,他以为妖狐所说的“清冷的ssr”是大天狗,他早就被神乐和比基尼腐化了,自然很赞成的。
         妖狐翘起嘴角很是得意,有cp的扫地工还不是得臣服于他的美色~不过秀恩爱可耻,狗粮该给狗吃,以后要专门养只狗吃他们的狗粮,哼!
         “来只狗也不错吧。”
         “QQ牛力自由!!”
         几乎同时,妖狐听到了晴明撕心裂肺的声音。接着忽一阵黑风刮起,波涛似的冥蝶涌进召唤室,更多的盘旋在庭院里,簌簌飞声,让人有些害怕……连天空都看不见了。妖狐赶忙捉住被吹到半空的纸片,还想维护一下自己的发型,奈何风太大了,他根本无暇做多余的动作。他歪歪倒倒的站起来,得去看看晴明有没有出什么危险!
         “呜哇!这是突然怎么啦!”
          妖狐紧紧拽着两片扫地工,艰难行在蝴蝶堆里朝召唤室走去。
         “呜!小生发型都乱了!!”
         妖狐抱怨着,并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靠近他。一大团红密的冥蝶正高速朝他撞去,里面似是包裹着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纸片人板了命的想提醒他,可却无济于事。
         “我的崽!小心——!”
         晴明的声音传出来,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速度之快,忽然冲出蝴蝶掠走了妖狐,晴明只看见黑影一闪,听到妖狐很快变远的呼喊,就很安静下来了,冥蝶很快飞散了……万年樱刚刚开的花被卷掉了一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他的崽儿不在了,最后一张蓝符什么也没抽出来……
        “崽儿……我的崽呢?刚刚他被什么带走了?我的崽儿!?”


…………


         妖狐被凉风吹得脑子都要僵了,掠走他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不适渐渐缓下来。妖狐赶忙趁此捋了捋头发才想到抬头看一下来者何人。
         金色的头发,刚正的眉眼,深邃的蓝瞳,紧抿的嘴唇,身后还有一对丰满有劲的黑羽……是个十分阳刚英俊的男性。妖狐看的有点呆,也不考虑他是敌是友,生的太精致了,一时移不开眼。对方似乎注意到妖狐火辣辣的视线,便也吧目光移向妖狐。两人对视,妖狐眨了眨眼睛,脸竟红起来……值了!这趟劫的值!


         “大人,小生唤作妖狐,请问您这是要带小生去哪儿啊?”


         那人也不做声,也不做表情,托抱着妖狐,在涓涓细流般的春风里飞来飞去,月亮很近,似乎伸个手就能摸到了;云也好像在身边,抓一抓应该挺软的。妖狐见他不理自己,想必是个高冷的大人。其实他也无所谓要去哪里,一个人太过无聊了,不如被带着晃晃,似乎跟的也不是个坏人,他更松了警惕,虽然他好像就没警惕过。


         天上太冷,妖狐突然想到可以请他去喝些春酿,暖暖身子。


         “大人,你这样乱晃也不是法子,小生带你去平安京里喝酒可好?”


         看他一副“这么晚了哪有酒喝”的样子,妖狐拍拍他的手膀,笑的甚是狡黠,不用担心的样子。


         “……那你抓紧。”
         对方轻轻凑近妖狐耳廓讲道。
         狐耳一颤,他缩了缩头,气息呼的他痒痒的,不由得抓紧了对方胸前的衣服,速度又快起来了。
        大天狗又看他一眼,要妖狐给他指路,妖狐慌慌地揉了揉自己的耳尖,才反应过来。
         “小生这就指,往右边……”


        妖狐这才发现他被抱的姿势,有点不大对……
        
        
——————————————————
感谢给我小心心的姑娘|汉子
比哈特♥

#狗崽 狐崽养成计划(上)

-伏鶴司-:

•前文戳标签“狐崽养成计划”
好,狗崽真的好


————————————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即使已经入春,可晴明的阴阳寮里仍然会扎进冰凌似的风。召唤室里黑漆漆的,铜风铃不时“叮——叮——”响几下,源博雅端着一只蜡烛,二人脸上都投下很深的阴影,烛火不安的晃动着,但很快,他们走到了那个邪恶的神秘法阵前。


         “博雅……时间到了吗……?”
         源博雅转过头来凝重的看了晴明一眼,握了握手里的怀表,离0点还有半分钟,他缓缓点了点头。
         “你——有——多——想——开——茨——木——QQ牛力自由!!”
         晴明边画符咒边念着咒语,阵法闪过一阵强光,0点的那一瞬,阵法生效了……一定要是大天狗!大天狗!博雅和晴明心中崩紧,眼睛睁的浑圆——是……!——


          ——啊,原来是觉哦。
          “QQ牛力自由!”——是青蛙瓷器
          “QQ牛力自由!”——是管狐
          “QQ牛力自由!”——是独眼小僧


……………………………………


          “呼呼呼呼……”
          抽到第八张的时候,晴明感觉自己累极了,耗费了太多灵力,召唤了一堆兔子青蛙狐狸的……连狗毛都没有。
         “怎么办……连一个sr都没有,这样不行啊,抽不到大天狗的……”
         两人决定歇一歇再继续,只有两次机会了……!
        


         妖狐一个人呆在庭院里,扫地工都有个伴儿,毫无声息的撒个狗粮,妖狐气的直跺脚。他看着天上那轮又圆又大的月亮,抚摸着自己精致柔软的尾巴,如此珍宝竟被一个人扔在这儿,简直暴殄天物!


         “唉……好想要个小姐姐啊,青行灯那样有点高贵气质又美丽健谈的最好……嘿,扫地的,你说小生好不好看?配不配得上那种清冷的ssr?”
         扫地工点点头,他以为妖狐所说的“清冷的ssr”是大天狗,他早就被神乐和比基尼腐化了,自然很赞成的。
         妖狐翘起嘴角很是得意,有cp的扫地工还不是得臣服于他的美色~不过秀恩爱可耻,狗粮该给狗吃,以后要专门养只狗吃他们的狗粮,哼!
         “来只狗也不错吧。”
         “QQ牛力自由!!”
         几乎同时,妖狐听到了晴明撕心裂肺的声音。接着忽一阵黑风刮起,波涛似的冥蝶涌进召唤室,更多的盘旋在庭院里,簌簌飞声,让人有些害怕……连天空都看不见了。妖狐赶忙捉住被吹到半空的纸片,还想维护一下自己的发型,奈何风太大了,他根本无暇做多余的动作。他歪歪倒倒的站起来,得去看看晴明有没有出什么危险!
         “呜哇!这是突然怎么啦!”
          妖狐紧紧拽着两片扫地工,艰难行在蝴蝶堆里朝召唤室走去。
         “呜!小生发型都乱了!!”
         妖狐抱怨着,并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靠近他。一大团红密的冥蝶正高速朝他撞去,里面似是包裹着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纸片人板了命的想提醒他,可却无济于事。
         “我的崽!小心——!”
         晴明的声音传出来,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速度之快,忽然冲出蝴蝶掠走了妖狐,晴明只看见黑影一闪,听到妖狐很快变远的呼喊,就很安静下来了,冥蝶很快飞散了……万年樱刚刚开的花被卷掉了一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他的崽儿不在了,最后一张蓝符什么也没抽出来……
        “崽儿……我的崽呢?刚刚他被什么带走了?我的崽儿!?”


…………


         妖狐被凉风吹得脑子都要僵了,掠走他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不适渐渐缓下来。妖狐赶忙趁此捋了捋头发才想到抬头看一下来者何人。
         金色的头发,刚正的眉眼,深邃的蓝瞳,紧抿的嘴唇,身后还有一对丰满有劲的黑羽……是个十分阳刚英俊的男性。妖狐看的有点呆,也不考虑他是敌是友,生的太精致了,一时移不开眼。对方似乎注意到妖狐火辣辣的视线,便也吧目光移向妖狐。两人对视,妖狐眨了眨眼睛,脸竟红起来……值了!这趟劫的值!


         “大人,小生唤作妖狐,请问您这是要带小生去哪儿啊?”


         那人也不做声,也不做表情,托抱着妖狐,在涓涓细流般的春风里飞来飞去,月亮很近,似乎伸个手就能摸到了;云也好像在身边,抓一抓应该挺软的。妖狐见他不理自己,想必是个高冷的大人。其实他也无所谓要去哪里,一个人太过无聊了,不如被带着晃晃,似乎跟的也不是个坏人,他更松了警惕,虽然他好像就没警惕过。


         天上太冷,妖狐突然想到可以请他去喝些春酿,暖暖身子。


         “大人,你这样乱晃也不是法子,小生带你去平安京里喝酒可好?”


         看他一副“这么晚了哪有酒喝”的样子,妖狐拍拍他的手膀,笑的甚是狡黠,不用担心的样子。


         “……那你抓紧。”
         对方轻轻凑近妖狐耳廓讲道。
         狐耳一颤,他缩了缩头,气息呼的他痒痒的,不由得抓紧了对方胸前的衣服,速度又快起来了。
        大天狗又看他一眼,要妖狐给他指路,妖狐慌慌地揉了揉自己的耳尖,才反应过来。
         “小生这就指,往右边……”


        妖狐这才发现他被抱的姿势,有点不大对……
        
        
——————————————————
感谢给我小心心的姑娘|汉子
比哈特♥

#狗崽 狐崽养成计划(上)

-伏鶴司-:

•前文戳标签“狐崽养成计划”
好,狗崽真的好


————————————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即使已经入春,可晴明的阴阳寮里仍然会扎进冰凌似的风。召唤室里黑漆漆的,铜风铃不时“叮——叮——”响几下,源博雅端着一只蜡烛,二人脸上都投下很深的阴影,烛火不安的晃动着,但很快,他们走到了那个邪恶的神秘法阵前。


         “博雅……时间到了吗……?”
         源博雅转过头来凝重的看了晴明一眼,握了握手里的怀表,离0点还有半分钟,他缓缓点了点头。
         “你——有——多——想——开——茨——木——QQ牛力自由!!”
         晴明边画符咒边念着咒语,阵法闪过一阵强光,0点的那一瞬,阵法生效了……一定要是大天狗!大天狗!博雅和晴明心中崩紧,眼睛睁的浑圆——是……!——


          ——啊,原来是觉哦。
          “QQ牛力自由!”——是青蛙瓷器
          “QQ牛力自由!”——是管狐
          “QQ牛力自由!”——是独眼小僧


……………………………………


          “呼呼呼呼……”
          抽到第八张的时候,晴明感觉自己累极了,耗费了太多灵力,召唤了一堆兔子青蛙狐狸的……连狗毛都没有。
         “怎么办……连一个sr都没有,这样不行啊,抽不到大天狗的……”
         两人决定歇一歇再继续,只有两次机会了……!
        


         妖狐一个人呆在庭院里,扫地工都有个伴儿,毫无声息的撒个狗粮,妖狐气的直跺脚。他看着天上那轮又圆又大的月亮,抚摸着自己精致柔软的尾巴,如此珍宝竟被一个人扔在这儿,简直暴殄天物!


         “唉……好想要个小姐姐啊,青行灯那样有点高贵气质又美丽健谈的最好……嘿,扫地的,你说小生好不好看?配不配得上那种清冷的ssr?”
         扫地工点点头,他以为妖狐所说的“清冷的ssr”是大天狗,他早就被神乐和比基尼腐化了,自然很赞成的。
         妖狐翘起嘴角很是得意,有cp的扫地工还不是得臣服于他的美色~不过秀恩爱可耻,狗粮该给狗吃,以后要专门养只狗吃他们的狗粮,哼!
         “来只狗也不错吧。”
         “QQ牛力自由!!”
         几乎同时,妖狐听到了晴明撕心裂肺的声音。接着忽一阵黑风刮起,波涛似的冥蝶涌进召唤室,更多的盘旋在庭院里,簌簌飞声,让人有些害怕……连天空都看不见了。妖狐赶忙捉住被吹到半空的纸片,还想维护一下自己的发型,奈何风太大了,他根本无暇做多余的动作。他歪歪倒倒的站起来,得去看看晴明有没有出什么危险!
         “呜哇!这是突然怎么啦!”
          妖狐紧紧拽着两片扫地工,艰难行在蝴蝶堆里朝召唤室走去。
         “呜!小生发型都乱了!!”
         妖狐抱怨着,并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靠近他。一大团红密的冥蝶正高速朝他撞去,里面似是包裹着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纸片人板了命的想提醒他,可却无济于事。
         “我的崽!小心——!”
         晴明的声音传出来,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速度之快,忽然冲出蝴蝶掠走了妖狐,晴明只看见黑影一闪,听到妖狐很快变远的呼喊,就很安静下来了,冥蝶很快飞散了……万年樱刚刚开的花被卷掉了一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他的崽儿不在了,最后一张蓝符什么也没抽出来……
        “崽儿……我的崽呢?刚刚他被什么带走了?我的崽儿!?”


…………


         妖狐被凉风吹得脑子都要僵了,掠走他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不适渐渐缓下来。妖狐赶忙趁此捋了捋头发才想到抬头看一下来者何人。
         金色的头发,刚正的眉眼,深邃的蓝瞳,紧抿的嘴唇,身后还有一对丰满有劲的黑羽……是个十分阳刚英俊的男性。妖狐看的有点呆,也不考虑他是敌是友,生的太精致了,一时移不开眼。对方似乎注意到妖狐火辣辣的视线,便也吧目光移向妖狐。两人对视,妖狐眨了眨眼睛,脸竟红起来……值了!这趟劫的值!


         “大人,小生唤作妖狐,请问您这是要带小生去哪儿啊?”


         那人也不做声,也不做表情,托抱着妖狐,在涓涓细流般的春风里飞来飞去,月亮很近,似乎伸个手就能摸到了;云也好像在身边,抓一抓应该挺软的。妖狐见他不理自己,想必是个高冷的大人。其实他也无所谓要去哪里,一个人太过无聊了,不如被带着晃晃,似乎跟的也不是个坏人,他更松了警惕,虽然他好像就没警惕过。


         天上太冷,妖狐突然想到可以请他去喝些春酿,暖暖身子。


         “大人,你这样乱晃也不是法子,小生带你去平安京里喝酒可好?”


         看他一副“这么晚了哪有酒喝”的样子,妖狐拍拍他的手膀,笑的甚是狡黠,不用担心的样子。


         “……那你抓紧。”
         对方轻轻凑近妖狐耳廓讲道。
         狐耳一颤,他缩了缩头,气息呼的他痒痒的,不由得抓紧了对方胸前的衣服,速度又快起来了。
        大天狗又看他一眼,要妖狐给他指路,妖狐慌慌地揉了揉自己的耳尖,才反应过来。
         “小生这就指,往右边……”


        妖狐这才发现他被抱的姿势,有点不大对……
        
        
——————————————————
感谢给我小心心的姑娘|汉子
比哈特♥